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惠州和中山,谁将成为珠三角下一个白马城市?

在界面商学院联合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分析研究中心和BOSS直聘发布的《2019中国城市人才品牌吸纳度50强》(下称“50强报告”)排行榜上,惠州以40.1分的成绩位列榜单第15位,中山以37分的成绩排在第20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聂琳

在广东省内,广州、深圳、佛山、东莞是公认的最具实力的四座城市,但关于“广东第五城”的争论却很多。从经济发展来看,惠州和中山是最有实力的角逐者。

中山和惠州都是珠江三角洲的重要城市之一,也是粤港澳大湾区的组成成员。中山位于珠江口的西岸,惠州则在东岸。两座城市的地区生产总值(GDP)多年来在广东省内排名第五或第六。从经济实力来看,惠州和中山可谓不分伯仲。

那么,未来两座城市的发展潜力如何?一般来说,城市的发展离不开人,这或许可以从两座城市吸纳人才的角度来窥得一斑。

在界面商学院联合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分析研究中心和BOSS直聘发布的《》(下称“50强报告”)排行榜上,惠州以40.1分的成绩位列榜单第15位,中山以37分的成绩排在第20位。

50强报告通过人才吸纳规模、质量、潜力和活力等四个二级指标和13个三级指标对88座备选城市(包括直辖市、省会和计划单列市以及2018年GDP在3000亿元以上的城市)进行了系统评估。

得益于大湾区概念,惠州与中山在人才吸纳潜力方面表现均不俗。从地理位置上看,中山北邻广州,而惠州东接深圳,都是环一线城市的潜力城市。根据《50强报告》,中山人才吸纳潜力得分65.5分,位居第五,惠州50.8分,位列榜单第10。人才吸纳潜力代表了一个城市未来的人才发展潜力,反映了城市的人才吸纳缺口。

2018年,广州和中山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提出,依托广州全国综合交通枢纽地位和中山珠江西岸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区位优势,推动两市交通基础设施全面对接和互联互通,两市商定在重大规划衔接、基础设施对接、港口航运合作、生态环境联治、公共服务共享等六大领域深化交流与合作。

此外,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后,中山提出,计划利用3年时间,投入1400亿元打响大交通建设攻坚战,全力打造珠江西岸重要综合交通枢纽,实现半小时可达广州、深圳中心城区,1小时可达粤港澳大湾区所有城市。

惠州则是深圳“东进战略”版图中的重要节点。深圳重点的产业经济区域如福田金融区、南山科技园区等,均为东西走向。受制于东西狭长的城市地形与面积,深圳的产业转移和产能外溢,即“东进”是一种必然趋势。而惠州与深圳地理接壤,相比其他城市,惠州在承接深圳产业转移的变局中可以提供更多的土地资源。目前,通过厦深高铁,从惠州南到深圳北只需30分钟,最快仅耗时28分钟。

在吸纳活力方面,惠州表现非常突出,达到69.4分,位居第二,仅次于海口。中山在这一指标上得分49.9,排第43位。人才吸纳活力代表了一个城市人才吸纳工作的弹性,反映了城市为人才提供岗位选择的丰富性,该指标由就业岗位平均增速、就业岗位招聘活力、人才技能岗位匹配度三个次级指标构成。

石化和电子是惠州的两大支柱产业。从2002年中海壳牌南海石化项目打下第一桩到现在,惠州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已经吸引了壳牌、巴斯夫、科莱恩、三菱化学、LG化学等世界知名化工企业进驻。截至2019年5月,开发区已投产和在建项目89宗,世界500强及行业领先企业投资占比近90%。电子产业方面,在香港、东莞辐射带动下,惠州诞生了TCL、德赛等知名企业,形成了从手机到汽车电子、液晶彩电等电子信息终端产业。

相比之下,中山的产业规模较小,主要是电子电器、五金家电、灯饰光源、纺织服装、装备制造等,总体来看,轻工业发达,重工业薄弱。中山也曾诞生过乐百氏、小霸王、金正等知名企业,但这些企业有的倒下,有的没落,有的被并购。作为国家级的健康医药产业基地,中山曾被寄予厚望,但是未达到非常理想的发展结果。健康医药产业的三大板块——化妆品、医疗器械、生物工程,与省内其他城市相比,中山产值规模还比较小,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

正因为两地产业的区别,在人才吸纳质量方面,惠州也更胜一筹,得分25.8分,排名第22位,中山质量指数得分20.3,位列第33位。具体来看,惠州本科学历以上人才占比1.19%,中山为1.45%;惠州一线城市工作经验人才占比为17.73%,中山为13.06%;惠州具有海外经历的人才占比0.7%,中山为0.92%。

从人才吸纳规模来看,两座城市得分均不高。惠州以14.2的得分排名第36位;中山得分12.1,排名第39位。

惠州吸纳规模不高,可能与其产业相对较少有关。而中山则因为近年来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加上国际贸易关系紧张,使得当地的传统制造业面临更大压力。2018年,中山传统优势工业增加值同比仅增长3.3%,其中,纺织服装业下降5.3%。以人民币计价,2018年,中山的出口总额同比下降12.3%,其中进料加工额和来交加工额同比分别下降2%和30.3%。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推进,惠州和中山均面临产业升级的机遇。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培育若干世界级产业集群;要优化粤港澳大湾区能源结构和布局,加快推进珠三角大型石油储备基地建设;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电子信息等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作为粤港澳大湾区七个重要节点城市之一,惠州在这方面有良好的基础,是特色产业和新增长所在。

目前,惠州电子信息产业接近4000亿元,离万亿级别还有很远的距离。围绕建设万亿级电子信息产业这一目标,惠州正在打造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如亿纬锂能投资的动力电池项目、旭硝子玻璃项目、万盛兴智能技术与机器人产业项目、杰普特光纤激光产业项目等,高投入、高产出、高技术含量是它们共同的特点。

在粤港澳大湾区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中山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旭东去年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中山要加快传统优势产业技术升级、模式创新,为传统产业腾飞插上科技和创新的“翅膀”、注入文化的“灵魂”,加速推动传统产业结构向创新驱动为核心的现代产业体系转变。

2018年,中山市提出《优势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行动计划(2018-2022年)》,计划未来五年内,通过推动企业开展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和绿色化技术改造,加快推进优势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培育新的发展动能,到2022年促进优势传统产业创新能力增强,绿色发展水平不断提高,智能制造全面推进,年产值1000亿级产业集群达4个以上。

同一年,中山还印发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中山健康医药产业三个战略性新兴产业行动计划。按照规划,到2022年,中山将实现规模以上高端装备制造业产值1500亿元,实现全市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规模超1200亿元,实现健康医药产业总产值规模达到1200亿元,打造3大超千亿战略性新兴产业。

为配合产业升级,近年来惠州和中山不断推出人才引进和优惠政策,既关注“高精尖”的高层次创新人才,又注重“接地气”的高技能实用人才。

比如,惠州早在2013年就出台了“人才双高计划”,重点引进拔尖人才、学者和首席技师。2016年,惠州出台《关于深化完善“人才双高计划”实施“人才双十行动”意见》,提出到2020年建成1000套以上人才公寓以吸引人才、到2020年投入不少于3亿元以引进海内外具有领先水平的科技创新团队等诸多人才政策。2017年,惠州进一步放宽落户门槛,涵盖高层次人才、学历型人才、专业技术人才和技能型人才,为人才落户提供“零门槛、无障碍、直通车”服务。

在人才引进方面中山也动作不断。2017年,中山推出“人才18条政策”,鼓励科技创新、企业经营管理、金融领域领军人才和青年拔尖人才的引进,并对创新创业团队提出大幅度补贴政策。2019年3月,中山再度出台人才新政,对包括各类技术人员在内的紧缺人才提出多项具有吸引力的政策。

界面新闻副总编辑、界面商学院院长崔宇指出,由于区位优势,近两年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大背景下,惠州和中山的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都出现了大幅上涨,在人才吸纳度排名中也位居前列。但硬币的另一面是,惠州和中山的的经济增速2018年在大湾区9个广东城市中垫底,2019年前三季度继续大幅回落,分别仅为4.7%和1.1%。

“惠州和中山未来需要将区位优势和人才优势转化为经济发展优势,这需要产业政策的精准化和协同化。“崔宇说,“两个城市的工业比重均较高,但高技术制造业含量均不高,如何在保持传统主导产业优势的前提下,寻求错位发展的突破,仍是摆在它们面前的一道难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