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人物】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逝世,一位不惧压力的金融巨人

对现在的美国人而言,通货膨胀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但在一个由纸币构筑的金融世界里,通胀的风险从未远离,也因此沃尔克留下的遗产——一个不畏压力、坚守原则的独立央行就显得尤为珍贵。

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美联储历史上最伟大的主席之一、有金融“巨人”之称的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于美东时间12月9日去世,享年92岁。

沃尔克之所以被称作“巨人”,并不仅仅因为他身高超过2米,更因为此人在任时大胆采取措施,不畏压力,成功击退美国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的高通胀,为后来的经济繁荣奠定基础。

沃尔克1927年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他的父亲是一个小镇的镇长。1949年,沃尔克以最优等成绩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进入哈佛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并获得硕士学位。随后,他又获得奖学金前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深造。

作为一名“学霸”,沃尔克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在结束了伦敦的学习后,他得到了在政府部门任职的机会。1952年,沃尔克成为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5年后他加入了大通曼哈顿银行(Chase Manhattan Bank)。1962年,沃尔克成为美国财务部的首席金融分析师。3年后,老东家大通曼哈顿银行又向沃尔克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担任银行副总裁。

1969年到1974年,沃尔克出任尼克松政府的财政部副部长,负责国际货币事务。这期间,美国政府正式决定让美元和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宣告结束,沃尔克在这个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75年,沃尔克出任纽约联储主席,并在四年后被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提名为美联储主席。

沃尔克上任之时,美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持续高通胀。19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带来的油价飙升放大了其它通胀因素,再加上旨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宽松货币政策,美国价格水平不断走高。美联储也一度收紧货币政策以应对通胀上升,但由于失业率高居不下,紧缩的货币政策不得不半途而废,到1980年3月时,美国的通胀水平已升至14.8%。与此同时,失业率也大幅增加,美国经济陷入滞胀危机。

沃尔克认为,要让经济恢复繁荣,必须先控制住通货膨胀。“说到未来的经济稳定性,(通胀)可能是最大的问题,并带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他在1979年联邦市场公开委员会(FOMC)的一次会议上指出。

上任后,沃尔克领导的美联储着手逐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并随后将重点转至通过准备金机制来限制货币供应量增长上。即美联储不再投票决定基准利率,而是直接制定货币供应量目标,经由市场,由货币供应量的变化决定利率的变化。由于这一政策,到1981年7月,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升至创纪录的22.36%。

高利率的副作用开始显现,1981至1982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一度高达10.8%,成为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经济衰退。

作为美国货币当局的头脑,沃尔克遭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诘难。农民开着拖拉机到美联储总部抗议;汽车经销商把卖不出去的汽车钥匙放进棺材里寄给美联储;建筑工人则给沃尔克寄来宽四寸厚二尺的木板,上面写着“降息、拯救工作、利率太高”等词语;新闻刊物谴责他和美联储是蓄谋已久的冷血谋杀犯,扼杀了数以百万计的小企业。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小詹姆斯·赖特要求沃尔克辞职,称后者不明白高利率对经济的影响。

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唐纳德·里根(Donald Regan,此人并非里根总统)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直接批评了美联储的立场,称如果货币供应量停止增长,美国将陷入严重经济衰退。但沃尔克随后公开回应称,美联储没有扩大货币供给的计划,现在增加货币供应量只会让情势雪上加霜。

沃尔克的坚持获得了成效。1982年初,美国通胀率降至6.1%,到1983年沃尔克第一个任期结束时,通胀率已经回落至3%上下。此后,美国经济迎来了持续增长和低通胀的新时期。

“如果没有沃尔克大胆的货币政策改革,以及在极度痛苦的年月中坚定抗击通胀的决心,美国经济将继续螺旋式下跌,”前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威廉·普尔(William Poole)在2005年时指出,“通过扭转其前任错误的政策,沃尔克为美国80和90年代的长期经济扩张奠定了基础。”

沃尔克曾对春华资本董事长、前高盛集团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说,“央行最容易做的事莫过于宽松货币政策,既可让企业和金融市场高兴,又可取悦于华盛顿政客,减少短期痛苦,皆大欢喜。但是,最迎合公众口味的未必是最明智的政策,其实央行最应当做的是短期可能让一些人不太开心、但中长期却真正惠及大多数人的事情,即维持币值的稳定。”

由于成功击退通胀,1983年,沃尔克被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提名连任美联储主席。1987年,沃尔克卸任美联储主席后,出任投资银行Wolfensohn & Co.董事长。1996年,他领导一个委员会对属于纳粹大屠杀遇难者的瑞士银行休眠账户展开调查,并促成瑞士两家最大的银行与世界犹太人大会达成协议,同意拿出12.5亿美元作为结算基金,用于补偿大屠杀受害者在瑞士银行的存款。

2008年11月,雷曼兄弟破产后的第二个月,奥巴马宣布组建了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并邀请沃尔克担任主席。沃尔克提出一系列措施,如限制超大型银行规模,禁止商业银行从事自营交易等高风险活动。这一理念成为“沃尔克规则”的基石,该规则禁止大型商业银行使用自有资金投资衍生品、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是“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案”,即“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关键组成部分,至今仍在影响着美国金融体系。

沃尔克这一生共写了9本书,他的回忆录《坚定不移:追求稳健的货币与好的政府》于2018年10月时出版,当时他91岁。

“我本不想写书,但有些事情让我感到恼火,”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真的很担心这届政府(指特朗普)的情况。”在问及美国眼下的状况时,沃尔克回答称,“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我们都一团糟。”

对现在的美国人而言,通货膨胀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概念。但在一个由纸币构筑的金融世界里,通胀的风险从未远离,也因此沃尔克留下的遗产——一个不畏压力、坚守原则的独立央行就显得尤为珍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