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现场】“我们还会回到那儿”:和平大选难掩阿根廷经济危机隐忧

提起阿根廷2001年的经济危机,人们涌向里瓦达维亚大道和五月大道的场景时,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民卡洛斯有些悲观,“我和你们保证,我们还会回到那里的”。

2019年10月27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大选投票结束后,总统候选人费尔南德斯的支持者庆祝他胜选。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习记者 | 杨小宇 发自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从没想到在这个日子,我会感到快乐,”阿根廷前总统、候任副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在大选后的集会上说出这句话时,看起来不如平常笃定而铿锵有力,“这个日子里,我总是心情低落的。”

10月27日,阿根廷大选正式落下帷幕。这一天,也是基什内尔的丈夫、前总统内斯托·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的九周年祭日。

在97%的计票统计结束后,来自庇隆主义联盟“全民阵线”的总统竞选组合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和基什内尔以48.1%的得票率战胜寻求连任的现总统马克里(40.4%)。

费尔南德斯也曾在已故总统内斯托·基什内尔的政府中担任内阁部长。“很多人问我,今天我将对你(内斯托)说些什么,”费尔南德斯在推特上写道,“我会说:‘我们将做到我曾帮助你做到的事情。’”

在胜选集会上,刚刚当选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长、前经济部长基希洛夫(Axel Kicillof)说:“今天,阿根廷人民再一次发声了。”深夜,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街上喇叭声此起彼伏,汽车上的人们挥舞着阿根廷国旗呼喊口号,高声播放着音乐。

与四年前的基什内尔不同,马克里没有对自己的失败愤懑不平,他在27日夜间就已表态认输,并邀请费尔南德斯28日在玫瑰宫共进早餐,商讨权力交接和过渡事宜。

在如今一片动乱的拉丁美洲,阿根廷举行了一场和平的大选,并正在进行一次和平的权力交接——而这在从未摆脱政治暴力阴影的阿根廷实属不易。但面对巨额债务和经济危机,这次大选无论走向何方都隐忧重重,费尔南德斯所面临的挑战,或许不是表面的和平所能掩盖的。

 “几任总统只会许愿”

许多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民认为,这场选举是“两极化“的。在阿根廷的多党制下,很难出现一党独大或两党相争的情况,但在这次选举当中,费尔南德斯和马克里两位候选人的优势却过于明显,在竞选和辩论的舞台上也火药味十足。

第二轮总统辩论中,费尔南德斯直指马克里“只会说谎”,并“一次又一次地说谎”,还攻击马克里不仅没有解决贫困问题,更加剧了饥荒。马克里也回击称,“很难相信我们忘记了基什内尔主义者(以基什内尔总统夫妇为代表的庇隆主义分支)骗了我们12年。”

大选局势两极化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马克里和费尔南德斯所代表的政治力量都在阿根廷掀起了强烈不满。

“这是一次‘抗议性投票’,人们不是为了更喜欢的候选人投票,只是为了反对更不喜欢的那个,人们对于未来怀有不切实际的希望,”一名来自少数党派“左翼阵线”的年轻活动人士保罗(化名)告诉界面新闻,“在竞选中费尔南德斯没提出什么(具体政策),他只是在批评马克里。”

但同时,一大部分支持马克里的民众为马克里投票,也是为了惩罚基什内尔任内出现的诸多腐败指控、经济衰退等问题。即便基什内尔没有重新竞选总统,而只是作为副手归来,这也让许多直接受过她政策负面影响的民众感受到了威胁。

“她(基什内尔)给穷人100比索一份的香肠面包,人们就跟随她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民、马克里的支持者卡米拉(化名)对界面新闻记者说,“这种‘有了社会福利就不需要工作’的理论让人偷懒。福利计划当然好,但福利计划不能管人一辈子,这样阿根廷人就不再想工作了。”

四年前,马克里从基什内尔手中接过了一个经济上千疮百孔的阿根廷,但恰恰与他竞选时承诺的相反,他没有利用市场和新自由主义政策修复起阿根廷的经济,反而在结束任期时交出了一张比自己承诺的、甚至比基什内尔任内更糟糕的成绩单——难怪其他候选人在辩论中指责马克里“总说‘我们做得到(si se puede,马克里的竞选口号)’,可都四年了还没做到”。

在马克里任内,通胀率从一路攀升至十年来最高的53.5%,阿根廷比索更是经历了几轮贬值,从就任时约1美元兑20比索的汇率,掉到了今年8月的44比索。就业方面,失业率一度在2017年第四季度成功降到,但此后便未见起色,到了今年第二季度更是升至9.2%。

借贷方面,马克里政府试图通过减少国家干预,同时削减预算、大幅紧缩的方法为还债积累资金。阿根廷为此取消了固定汇率制、取消了出口税。这样的政策和基什内尔政府的确大相径庭,要知道,中间偏左的基什内尔主打的是公共福利项目和资产国有化。

出于对阿根廷前途的信心,马克里当选前后市场反应热烈。股市在选举结束前的一个月就已经累计上涨28%,而在马克里获胜后,摩根大通更是把阿根廷的风险指数下调了16%。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政策并没有收到好效果,更没有达到他所预期的在2019年全面扭转财政赤字的计划。在6月份的G20峰会上,马克里及其财政团队不得不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了再一次会谈,以期后者能提供新一轮贷款救助。

“我们总要回到那里”

虽然费尔南德斯得以利用马克里执政的漏洞为自己的选情添砖加瓦,但他所在的庇隆主义联盟实际上也危机重重。多年以来,由于意识形态出现分歧,基什内尔派和其他庇隆主义者的冲突也逐渐显现,甚至费尔南德斯本人都曾公开指责过克里斯蒂娜,而曾在内斯托·基什内尔任内为庇隆主义“胜利阵线”效力的议员皮切托(Miguel Angel Pichetto)甚至被提名为马克里的竞选搭档。

此次费尔南德斯作为庇隆主义阵营中的温和派当选总统,有一定机会弥合庇隆主义内部的嫌隙,但由于马克里的“变革联盟”依然保住了原有的国会议席,庇隆主义联盟在未来仍然可能遇到施政阻力。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游行、暴乱在整个拉丁美洲轮番上演,阿根廷的邻居智利、玻利维亚、秘鲁都爆发了抗议运动,更北边的海地、尼加拉瓜等国也未能幸免。在这些国家的人们通过街头抗议,表达对体制和政府的愤慨时,阿根廷却在平静中完成了一次民主的选举和权力交接。

“这里最重要的是阿根廷人民的未来,”马克里在大选结束后的演讲中说,“我们将继续为阿根廷人民共同努力。”费尔南德斯也称,“我们最在乎的是让阿根廷人免于苦难。”

28日早晨,费尔南德斯如约前往玫瑰宫与马克里进行会晤。两人表示将建立权力交接小组安排相关事宜,还会在过渡期间建立“直接联系“。但在拉美全面爆发的动乱背景下,很难预料这样的民主图景能否保持下去。

在左翼传统不容小觑的阿根廷,许多民众已经对IMF介入阿根廷经济有所不满,极左阵营内更将“拒绝还贷”和“驱除IMF”作为主要议程之一。已表示,期待与阿根廷新政府协作应对阿根廷的经济挑战,促进能让所有阿根廷人获益的“包容性的、可持续的增长”。

如果费尔南德斯政府无法正确处理贷款问题,不能偿还贷款或者保证阿根廷经济的回暖,民意的爆发只是迟早的事。

费尔南德斯的胜利虽然确有民意作为基础,但这样的民意是马克里竞选和执政不力,再加上庇隆主义、民粹主义长期的民众基础积累而成的,费尔南德斯甚至打出过内斯托·基什内尔这张牌,但这在阿根廷火烧眉毛的危机之下并非长久之计。

费尔南德斯在竞选中曾表示会把贷款的“最后一分钱都还清”,但在实际的条件下能用什么样的政策解决,费尔南德斯还没能回答。

阿根廷在2001年经济危机期间也曾出现过大规模动乱,当时人们打出“全体下台(que se vayan todo)的口号,直接迫使时任总统德拉鲁阿辞职并被直升机护送出玫瑰宫。一位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民卡洛斯(化名)对界面新闻回忆说,在那次运动中,市民从四面八方向里瓦达维亚大道和五月大道集结,向五月广场前进,除了军队没有出动,场面与现在的智利圣地亚哥不无相似之处。

“我和你们保证,我们总会回到那里的,”看着里瓦达维亚大道和鱼贯走入投票站的选民,年近知命之年的卡洛斯这样说。

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吗?

第二轮选举结果出炉后,阿根廷股市28日高开低走,最终收跌3.9%,比索则与8月份初选过后大跌不同,小幅升值1.3%,在1美元兑59.4比索上下。这次市场波动不如初选时大,可能是因为初选胜负悬殊,市场已经吸收了选情的影响。

在8月10日初选结果出炉前,汇率曾经稳定在1美元兑44比索左右,但在费尔南德斯大胜后在8月14日贬至1美元兑60.74比索,此后便再没回归到初选前的水平。

然而,阿根廷即将面临的内忧外患,不是用一天的市场反应就能概括说得清的。

国内,为了避免像德拉鲁阿政府期间的大批资本出逃,也为了在政府过度期间保证外汇储备,阿根廷央行28日正式把每人每月能够购买的美金数额从上月的上限1万美元/月减至200美元/月。这项措施也把黑市上的汇率哄抬至1美元兑70比索。

国外,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拒绝恭贺费尔南德斯的胜利,更公开表示“阿根廷选错人了,人们把曾经把阿根廷丢到深井里的人送上了宝座”。

作为阿根廷的近邻和紧密的合作伙伴,巴西政府公开表示对立、智利处于“3毛钱地铁涨价”的水深火热、玻利维亚大选深陷民主危机——区域外部环境的影响,让费尔南德斯的就职之路已然荆棘丛生。

大街小巷上,费尔南德斯和基什内尔的竞选海报仍然引人注目,上面写着他们的竞选口号:“阿根廷站起来(Argentina de pie)”。

但坐在火药桶上的阿根廷要想真正站起来,也许还要摒弃一些“一切都能迎刃而解”的盲目乐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