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赛麟造车,不及格

一个美国改装性能品牌的漂洋过海之路。

记者 | 高迪

编辑 | 王毅鹏

1

今年6月份伊始,全国各大楼宇中的电梯间里,但凡有广告位的地方就会看到一张好莱坞巨星杰森史坦森和流量大V吴亦凡站在一起的海报。

一时间,这个叫赛麟的汽车品牌走进了百姓生活的视野——又一家造车新势力登场了。

7月20日的北京鸟巢,拿着代言合同的美国“郭达”和千万出场费的吴亦凡完成各自的表演后,真正在中国落地的赛麟新产品“迈迈”登场。

舞台上一大群长得像小黄人的新车——“迈迈”传时,现场的保安都差点没笑出声来。

据官方称,迈迈搭载最大功率80kW的电动机,NEDC工况下续航305km,支持45%最大爬坡度,是由史蒂夫·赛麟大师亲自调校的城市电动小跑车。

然而,该车虽标榜超跑基因,但在业内看来,该车从造型到性能与超跑相距甚远,也未与赛麟共用同一车标。而在赛麟官网上,甚至难以查找到有关此款先导产品的相关介绍。

“非常遗憾,设计太幼稚了,从设计层面就完全背离了审美标准。”现场一位车评人说道。

更让人费解的是,“赛麟”其实并不是个空穴来风的原创品牌,甚至它还有过一段值得当成故事讲述的高光时刻。

“赛道能手”赛麟

1983年,美国赛车手、赛车设计师Steve Saleen用自己的名字创立了Saleen品牌,当然这个品牌被在华尔街赚到第一桶金的王晓麟买下之后,自然就会有个中文名,于是这位大律师也用自己的名字给Saleen取了中文名,赛麟。

其实赛麟早期的主要业务其实就是改装福特野马,即便是到了今天,Saleen这个品牌在美国还是主要以改装为主,实际和严格意义上的造车并没有太大关系,它充其量是个与轩尼诗Hennessey类似的改装品牌,并具备一定的研发升级和小规模生产能力。

直到2000年,Saleen S7让赛麟品牌名震一时。这台车是世界上最早一批挑战400km/h极速的超级跑车之一。

当年,S7率先采用了全碳纤维车身用来实现轻量化,所以即便搭载了一台排量高达7.0L的福特V8引擎,整车重量也仅有1.3吨重。最初的S7可以在4秒内破百,极速354km/h;后期增加了双涡轮增压后,2005款的S7 Twin Turbo已经将这一成绩缩短至3秒,极速高达399km/h。

最关键的是,S7还不是那种“直道王、弯道亡”的跑车。赛车版本的S7-R在征战全球各大赛事中,赛麟声称拿下了包括勒芒24小时耐力赛在内的168次世界级比赛冠军。

其中,赛麟得了整整13年的超跑制造商冠军(manufactory champion: 1987、1996、1997、1998、1999、2000、2001、2002、2005、2006、2007、2008、2010年)确有其事,但是并没有显示赛麟获得过19次GT锦标赛冠军的记录,也没有168次冠军的明确记载。

据统计,赛麟分别在FIA GT、FFSA GT、英国GT、法国GT、西班牙GT共得过48次冠军奖杯。在SCCA GT赛事中得过15次冠军,在Grand-Am GT赛事中得过18次冠军。

还有一些SRWC(跑车世界冠军赛)和各种耐力赛的冠军。而最有含金量的一座冠军就是勒芒的奖杯,是S7-R在2010年拿到的LMGT1组别冠军,勒芒有四个组别,非别为LMPT1和LMPT2的原型车组别,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厂队,这个组别的参赛车型不量产也没得买;LMGT1和LMGT2是量产车组别,就是能够合法销售的超跑,LMGT1是量产超跑的最高级别,恩佐、MC12、卡雷拉GT这些当年叱咤风云的跑车都纷纷在列,赛麟能拿这个组别的冠军,确实显现出实力的一面。

与此同时,在好莱坞大片《极品飞车》、《变形金刚》、《钢铁侠》和《速度与激情2》中都能见到S7的身影。

美国跑车界有这么一种说法——“教皇也许会偶尔开开法拉利,但上帝本人的座驾一定是赛麟”。也有人打趣的解读为,开上赛麟你就能够更快的去见上帝。

关键人物王晓麟

然后,赛麟品牌可以吹的部分就全部结束了。

S7之后,赛麟再也没有迎来过高光时刻,以现在的眼光来看,S7也就是一款缺乏美感的老式跑车。

而中国市场和在华尔街打了多年商业官司的律师王晓麟成为了赛麟的接盘侠。

王晓麟出身法律,和华晨汽车创始人仰融有过合作,之后还和仰融因为矛盾闹过官司。

资料显示,双方曾在2007年达成协议,仰融负责提供汽车项目的启动资金,王晓麟负责汽车项目的融资和商业运作,同时帮助重振仰融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远东金源集团。

然而,随着合作的深入,双方分歧和矛盾日益加深,仰融希望由王晓麟引来投资,令项目最终是美国成型后回中国发展,而彼时的王晓麟则希望由仰融投资项目,自己获得利润最大化。

最终,双方将对方开除出自己的公司并进行了诉讼,最终的结果是分道扬镳。

2009年,王晓麟收购了香港一家低速电动车企——香港动力汽车公司——当年香港大学研发团队出了名叫Mycar的代步小车。

在那个年代,人们并没有看出微型电动车的前景,于是Mycar在香港折戟,但却被远在美国的王晓麟看中并买下,并将该公司MyCar的技术、车型转移到威蒙积泰GTA旗下。

2017年底,王晓麟以江苏赛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身份亮相,宣告赛麟汽车进军中国市场。

经过几次都无疾而终的引入后。直到今年之夜上,Mycar摇身一变成了赛麟迈迈正式亮相。

一台脱胎于10年前研发的,续航305km的双座微型电动车。摇身一变,成了“跑车级操控”的性能品牌。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赛麟从一个认真做车的改装品牌变成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造车新势力。

刚刚结束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5G分论坛上,王晓麟再次发惊人言论——“在全网智能时代,汽车碰撞事故将成为历史,我们将不再需要那么强壮的A柱、防撞梁和那么多安全气囊,从汽车的设计和制造环节开始,整个汽车产业生态将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资本冲动

背后的真实动机很值得揣摩,据科技媒体报道,2014年还以改装为主业的Saleen品牌被王晓麟收购,2017年赛麟宣布将在江苏如皋国产,之后才有了新跑车S1和S7勒芒版。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赛麟成立于2016年6月,注册资金高达10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汽车零部件制造及各类商品进出口业务等,并不包括汽车整车制造。

另据天眼查显示,江苏赛麟共有五家股东,其中出资33.42亿元、占股33.42%的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公司为江苏省如皋市100%控股的投资公司;而另外四家以知识产权作价,合计出资66.58亿元、占股66.58%的股东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江苏赛麟法人代表王晓麟。

据当地政府资料显示,总投资178亿元的赛麟汽车项目是南通单体总投资最大的装备制造业项目,已被列为江苏省“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承担着当地政府对于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任务。

2017年,江苏赛麟与A股上市公司八菱科技谋划重大资产重组。产品尚在襁褓、手无一物的情况下,江苏赛麟试图先行借壳上市。

但由于Saleen品牌涉及海外资产带来的不确定性,2018年5月八菱科技宣布终止计划。借壳未果的赛麟在2019年初又宣布将在春节后启动Pre-IPO融资,至今未果。

今年,江苏赛麟终于通过青年汽车间接获得了汽车生产资格,然而,年中爆发的“水氢汽车”争议让庞青年掌控的青年汽车增加了一抹不确定的色彩。

不过,赛麟方面坚称其已拿到了汽车生产资格,“11月11日即将上市。”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酣战至今,传统大厂已经陆续进场,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赛麟们,准备好了嚒?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