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87岁红杉资本创始人逝世,沈南鹏说他是“硅谷传奇”

硅谷的真实传说逝去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虎嗅 敲敲格

硅谷的真实传说逝去了。

10月26日,红杉资本宣布其创始人唐·瓦伦丁(Don Valentine)于美国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红杉资本在其官网上发表的颂词中这样描述瓦伦丁:“作为红杉的创始人,他在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的精神将长存于众多投资红杉的慈善公益机构、20世纪后半叶伟大科技公司的领袖和创始人心中。”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创始人沈南鹏亦在今天于朋友圈悼念唐·瓦伦丁。他写道:“Don helped to create an industry and becomes a Silicon Valley legend。 He also assembled a great partnership。 Don will be sorely missed! ”(唐·瓦伦丁协助创立了一个行业,并成为硅谷的传奇人物。他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唐将被深切怀念!)

“创造了一个行业”

沈南鹏提到的“一个行业”,指的是整个风险投资行业。再往大一点说,唐·瓦伦丁与美国科技行业的发展、与硅谷这一具有意义的地标崛起都密不可分。

据红杉给出的介绍,他1932年出生于纽约,在福特汉姆大学学习化学。在他创立红杉资本之前,瓦伦丁所待过的每一家公司都大名鼎鼎。他在20世纪50年代时搬到了南加州,成为了雷神公司的销售工程师,雷神公司是美国大型国防合约商,美国国防部五大武器供应商之一。

后来,他又为了参与到半导体行业中去,搬到了旧金山半岛,加入了仙童半导体公司。

关于仙童半导体最出名的一句话是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说的。他这样比喻这家公司:“仙童半导体公司就象个成熟了的蒲公英,你一吹它,这种创业精神的种子就随风四处飘扬了。”

仙童半导体对半导体行业和整个硅谷的意义非常重大。《硅谷热》一书中认为,“硅谷大约70家半导体公司的半数,是仙童半导体公司的直接或间接后裔”,而仙童最有名的“后裔”莫过于英特尔与AMD了。

瓦伦丁同样是仙童这株蒲公英吹出来的“拥有创业精神的种子”。在离开仙童后,瓦伦丁加入了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副总裁。在此期间,瓦伦丁开始对科技公司进行个人投资。

他在1972年成立了红杉资本,参与投资的公司包括甲骨文、思科、雅虎、谷歌、LSI公司等等。其中,他给思科带来了尤其深的印记——他认为创始人思科夫妇不善管理,要求夫妇只能保留35.2%的股票、放弃公司管理权。瓦伦丁认为,在创始人夫妇的领导下,思科不可能发展到应有的规模,随后,瓦伦丁向刚从王安公司离职的约翰·钱伯斯递出橄榄枝,邀请他来带领思科。

思科在进入“钱伯斯时代”后,规模不断扩大,成为世界级企业,瓦伦丁的董事长之位更是一坐就是30年。

此外,瓦伦丁还与Capital Group一起在1974年建立了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成立了第一个300万美元的风投基金——这只基金投出了苹果公司,与电子游戏公司雅达利。

瓦伦丁选择了“红杉”

作为创始人,他为自己的合伙制企业选择了“红杉”这个名字,代表着红杉树长久的生命力,在各种环境中都能顽强生长。

他为红杉奉献了那句风投领域最有名的话:“下注于赛道,而非下注于赛手。”后来,这句话代表的“下注赛道”理念被外界视为红杉整体的投资风格。当然,瓦伦丁的原话是,“投资于一家有着巨大市场需求的公司,要好过投资于需要创造市场需求的公司。”

但他从未试图把“红杉”据为己有。从一开始为红杉资本命名时,他就抛弃了当时那种以创始人姓名来为公司命名的做法,体现出谦卑之心。瓦伦丁退休后也与大多数退休后的领导者不同,他甘愿退居二线,不再轻易批评那些他认为错误的决定,也不再干涉具体业务。

此外,红杉还提供了一些关于他在工作之外的描述,生动而有趣。瓦伦丁热爱运动、热爱音乐,还执着于为科研提供支持——

在始终对红杉的事业保有热爱之余,Don还对苏格兰雨季的高尔夫、加利福尼亚州的圆石滩,以及奥克兰突袭者的比赛情有独钟,尤其欣赏汤姆·布雷迪的精湛球技。

多年来,他一直坚定地为斯坦福工程学院提供支持,并帮助创立了斯坦福工程风险基金,该基金已经在美国大学中成为典范。他同样是医学研究的坚实支持者。

不太为人所知的是,他还是旧金山歌剧院和旧金山交响乐团的粉丝:他是前者的长期会员,并在后者担任理事会成员,而且是其领袖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的热心支持者。

唐·瓦伦丁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true legend never dies.

来源:虎嗅APP

原标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